快捷搜索:

他比方方更敢讲,竟敢“得罪”整个中国!

父亲常年在外做生意,

未能给予他任何卵翼,

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给他取,

他有父有母,

却活的像是一个俯仰由人的“孤儿”。

到了入小学的年岁,

父亲才给他起名郭定生,

而那时社会上人分三六九等,

黉舍竟也有“贫富差距”,

按照膳食分配,有钱人是白菜团,

伶丁的他被编入萝卜团,

亲情的缺掉和被人看不起,

让他变得十分起义与顽劣:

常常逃学、骂粗、打斗、跟师长教师抗衡……

着末他被黉舍解雇。

从此他受尽众人白眼,

继母的责打变本加厉,

而他却骤然觉悟:

要想有庄严的活着,唯有学一身本事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